top of page

《一本詩集,忘記名字了》

已更新:2023年6月26日

A Poetry But Draw A Blank


有一個人在這裡

發生了一些事情

結尾的部分是名字

可是名字忘記了


例如可能演得很爽

但以作品來講怕別人說話之類的

例如說:怎麼這麼不成熟,或是,沒有美學之類的

所以一直做了反而是相反的相反的事情


想要讓人認同也好

避免自己只是看大家臉色說話也好

尋求認同也好

結果認同寫了兩次


這樣子的情況下

一個講話不用大腦的人

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想不起來的事情還有很多

想起來的事情想忘都忘不掉



這是一個奇妙的旅程,莫名其妙就踏上了。


第一次在寫節目單的時候,腦內是空白的,以往都是咻咻咻的就把節目單寫好了,但是這次真的是完全空白的(不然也不會把這段話寫出來吧)每天都在看票賣了幾張,然後喪氣。對呀,我又不是梅莉史翠普,幹嘛做SOLO啊!怒!這時候就會反問自己,只有梅莉史翠普才能做SOLO嗎,當然也會心虛,為什麼要做SOLO,而且你又不是沒做過,到底有多愛做SOLO!才沒有呢!………………………………而且,至少票賣得掉吧,翠普的票。


從以前就是一個很在意別人怎麼想自己的人,所以要做一個跟自己有關的演出,實在是很困難,雖然過去時常被說就是我本人在場上,但我都覺得自在一點吧,畢竟現在在這裡的真的是我呀,有時候也會覺得很困擾,到底是誰,或者在替誰說話呢,因為回想起來,那些話有時候,真的,都好陌生。直到有一天放棄關注售票頁面上的數字了,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宣傳演出,直播,與熟識的朋友或者很久沒聯絡的朋友講到話,或者跟不認識的國中生或業務在北車相遇,告訴他們,我有一個單人表演,但是我很怕這個表演捏。


(攝影/林蔚圻)



我想想可能我想做一個演出,做完演出以後,想要去吃咖哩屋,然後就會去思考我的未來在哪裡,雖然我一直都在想,有時候也想過頭了,不過我又不是每次都能誠實,就像如果有人看到我在吃零食,如果我剛吃飽,我也會說我沒有吃晚餐啊,我很想在可以哭的時候就哭,想要跟大家說,發生那麼多事我其實很難過,或者有些事情不難過了,雖然其他人可能會覺得,我一直都知道你很難過啊,但每個人都有他的脾氣呀,但我不想管其他人是誰,雖然還是會在意,可是,這一次,即便不斷的問自己,這麼私人的事情,到底跟大家有什麼關係,也覺得大家應該都是這樣想吧,可是,如果,有人因為我如此的任性,覺得,那我也可以說啊,然後就說了的話,我會覺得,這樣很好。忘記是什麼時候開始,我想長大,因為總是聽到,因為你還小啊。 這樣子的公路電影成長故事有什麼意義,我其實還是不知道意義是什麼,可是,最後我被帶到這裡來了。


在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號的下午的藝風巷,我寫下了一篇節目單,並且期待接下來幾天透過以自己作為文本去講述一個故事,可以對觀眾產生影響。我的想像中,也許,成為律師的我正在努力的為正義發聲。成為聲樂家的我正在國外開演唱會。想死的我,會得救。生病的我,會在22歲那年說,我想活下去,越久越好。而走向劇場的我,也許是必須來到這裡吧。


2019/06/18 07:24 PM 林靖雁

 
 

本演出獲第十八屆台新藝術獎第二季提名(提名人/于善祿)



演職員名單

演出|林靖雁 技術| 林彥伯、李婉寧 協力| 黃煒翔、彭珮瑄 行政| 林子喬 平面設計| 鄭智源 感謝

柳春春劇社

心酸酸工作室 小劇場學校



1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