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想被閱讀的慾望

如果要說有什麼一直保持著的,大概是這件事情。


在我知道可以去閱讀別人之前,這樣講有點自以為是,但是,我一直以為,我生下來就是為了被某個人閱讀的。尤其是那些不喜歡的事情,討厭的說法或動機,我心裡一直有一個,努力想要去喜歡那些自己無法反應的一切的自己,非常努力的想要喜歡很多事情,目的只是為了自己。抱歉,因為我不知道,原來,沒有人天生要來被拿來閱讀,我是真心的不知道,也許是在我寫下這些以後,我才真正的明白,自己該怎麼被自己閱讀,被自己消化,被自己理解以後嘗試去詮釋一個自己的版本。


就像一個被詛咒的故事,很久以前,有一個被詛咒的孩子,他不斷的試圖阻止故事裡的故事,但他無法面對,無法面對自己除了故事以外的事情,他選擇讓這個故事被閱讀,讓這個故事被讀到可以有更多分母一起承擔詛咒。他沒有辦法試圖想像,一個故事為什麼不想被聽,一個故事裡的某個人為什麼會毫無原因的受傷。卻未料到在詛咒發生之前,正是因為毫無因果的災難或惡意,沒有因果,而他想知道為什麼,才讓他成為詛咒本身,一個永恆的問號,他可以不斷的問下去。可是卻沒有發現他的問題可能不會有答案。


如果說真的要到這個階段才能明白的話,我真正想說的並不是故事本身了。我想去過其他生活,其他被詛咒的生活以外的生活,而讓我過上這樣的生活的方式,就是靜靜的聽人訴說他們想成為什麼樣的詛咒,於是詛咒就可以不再是詛咒。到時候,我也會再度有一個詛咒自己的方式吧。


請你放心的、靜靜的看著自己,不要再去問詛咒是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請你相信這麼做沒有人會被傷害,而這也並不是你逃避責任的方式,相反的,如果真如你所說的,正因為沒有同理心才會這樣子,那麼去理解他人的慾望,才會成為自己心中重要的事情。


這句話在洗澡的時候突然冒出在心裡,倒也不是自己超渡自己的心情,而是真正的領悟,原來是這樣,原來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有我不知道原因的事情發生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的問號,都是命這個字最後那一豎落筆的重量。


沒有人生來是為了被閱讀的,去讓自己被讀懂也並不是故事本身生命裡該負的責任,也沒有也不需要有一個等著被證實的故事,然後等著這個故事再一次發生。即便如此,故事也不需要對這樣的結果感到愧疚。如果不知道為什麼,那就不知道為什麼,或者問問身邊的人,聽聽看他們怎麼說再做判斷。現在會說,我想試著詮釋我自己的意思,就是,我是一個不想被讀懂的故事,但是我真心希望遇到我這個故事的人,以及這個故事本身(就是我自己啦),不用再次的認為自己不應該做為一個詛咒而去證明自己存在著,擁有去問別人問題的勇氣,你想成為的明天,會是怎樣的明天。


那麼,這個故事或許才會將詛咒留在身體裡,然後消化、代謝掉,成為一個並非詛咒的故事,不用向誰負起責任的存在著。那樣的故事,應該會是傳說吧。


(Ps:附圖是我第一次做的花束,因為覺得自己做不好所以不想放上網,但我現在看到真的是很想問說:啊不然你是以為自己會做到奪麼的曠世劇作嗎?!你就是第一次做花束,你就是多練習就會進步了,不然大家都可以第一次就做的很讚還需要你做花藝嗎)


(被剛剛的自己說服了)

7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