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就是想這麼做──找到一個自己和別人都可以待著的地方 (三)

專訪《雁域》計畫主持人:林靖雁| 採訪編輯:陳弘洋 2023.08


三:有個地方隨時歡迎你/妳


讓彼此的差異對話

想起自己在小劇場學校學習的經歷,這所「自發性的學校」教會林靖雁,時時刻刻要意識到,原先表演藝術,其實代表的,是一種精神勞動的象徵。


精神勞動必然引導到的是,持續性地思考和討論。但在現今的社會結構下,精神勞動仿若成為了一種特權,好似只有特定族群,才擁有持續思考,並發表自己意見的權力。而這樣的級距,像M型社會的那個M一樣,隨著時間和社會發展,愈拉愈開。具備思考權力的人,開始瞧不起那些只耗費身體來勞動的人;而用肉身勞動的人,亦質疑那些人,正在用知識作為一種霸凌的手段。也因此,這個沒有階級、界線模糊的地方,對他而言,便至關重要。


「這些人來到這裡,不是教學也不是師生關係,他們可以彼此互相學習,但更重要的事情是,讓那些差異彼此對話。」


讓那些差異彼此對話,才可能延伸、激盪出更多文化發展的可能性。


但要在什麼地方,才能夠讓這些對話產生呢?



一間只需要繳租金的文化中心

許多藝文場館,由於隸屬於文化部、文化局,在場館的經營、活動的設計上,擁有諸多限制,甚至必須持續向上層機關報告年度的發展和目標。但雁域不一樣,它隸屬於都發局,在承租之後,便可以持續擁有這個地方的經營權利。而這讓雁域成為了一個擁有更多種可能,甚至得以無限延伸、變形的場域──他可以是一個花店,也可以是一間咖啡館;他可是一個劇場,也可以是一間電影院……諸多可能性,讓他變得更加有機,而這也是為何他當初認為,這個計畫可行的原因。



對話生成的場域:有個地方隨時歡迎你/妳

一直很想要有一個,可以待著,讓別人前來找他的地方。林靖雁期待這些相處和接觸,得以產生更多不同的對話。這樣的期待,或許和成長背景裡的無歸屬感有關。他時常想著,會不會有很多人也和他一樣,只是想要找到一個,可以安心待著的地方。而他也真的能在這個場域被建造出來後,找到一個出門的理由、擁有一個可以回去的家。


而這便是雁域起初創立的目的。


由於不需要向上級機關交代和報告,這個場域本身並不那麼KPI導向,;它可以就是安靜地待在那裡,讓經過的人,因為一些事情被吸引,生成對此的好奇心;但若沒有,也沒關係,這些都是緣分。最少他們將知道:有個地方,隨時歡迎你/妳。

9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我就是想這麼做──找到一個自己和別人都可以待著的地方 (四)

專訪《雁域》計畫主持人:林靖雁| 採訪編輯:陳弘洋 2023.08 四:現在就是得這麼做、就是想這麼做 從花藝開始 廣慈社宅過去為廣慈博愛院,分別收容及安置不同的對象。附近的奉天宮,以及四獸山步道,是現在大多數人對這個區域的印象。在廣慈社宅完工後,似乎少了專屬於這個地方的獨特記憶點。因此他想,如果就由他開始發起,會是什麼樣的狀況?如果他做一個大型的花藝作品,作為一個公共藝術,是不是就可以讓人願

我就是想這麼做──找到一個自己和別人都可以待著的地方 (二)

專訪《雁域》計畫主持人:林靖雁| 採訪編輯:陳弘洋 2023.08 二:得以維生,然後呢? 從看見商機開始 老家經營園藝店的他,遺傳了家長的好手藝,近年亦經營起自己的花藝事業,成效十分不錯。居住在後山埤三年多,甚至把它當成一個歸屬之地的林靖雁,在得知廣慈博愛園區社會住宅即將完工,並開始招標和申請時,他開始研究該如何與該處生成連結。 起初,他並非馬上決意投身標案,而是透過一次次的觀察和發現,逐漸

我就是想這麼做──找到一個自己和別人都可以待著的地方 (一)

專訪《雁域》計畫主持人:林靖雁| 採訪編輯:陳弘洋 2023.08 一:離開是為了回來 找不到的歸屬 從國中開始,就未曾接受正規教育,回想起自己與體制的關係,林靖雁首先想起的,是高中時,自己因為認為學校的資源分配不均,嘗試往上訴求,反而使之成為了家長會長和校長之間的角力。意識到這件事情後,他便覺夠了,他應該去找到屬於自己的學習道路。 離開高中後,他先是去中正大學旁聽,之後去阮劇團,上臺北後,他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