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就是想這麼做──找到一個自己和別人都可以待著的地方 (二)

專訪《雁域》計畫主持人:林靖雁| 採訪編輯:陳弘洋 2023.08


二:得以維生,然後呢?


從看見商機開始


老家經營園藝店的他,遺傳了家長的好手藝,近年亦經營起自己的花藝事業,成效十分不錯。居住在後山埤三年多,甚至把它當成一個歸屬之地的林靖雁,在得知廣慈博愛園區社會住宅即將完工,並開始招標和申請時,他開始研究該如何與該處生成連結。


起初,他並非馬上決意投身標案,而是透過一次次的觀察和發現,逐漸積累起在該處經營花藝店面的信心。例如,去奉天宮拜拜時,看見信眾參拜需要供品花;經過信義行政中心時,看見甫登記結婚的新人手上需要捧花;行政中心和周遭三四間學校的送禮,亦需要花……諸多細節,讓他意識到,這個區域,對於花藝作品,有一定的需求。於是,他逐漸建立起自信,他相信,若專心經營花藝事業,應足以撐起整間店的營收。


但他想做的,不僅如此。


對他而言,確保能夠獨立支撐起這間店面的營運,只是第一步驟。


在疫情這段期間、在他因為自身因素,必須待在房間裡,以虛擬的方式面對世界,以肉身的方式面對自己的這段期間,他發現,現在的時間感,已經截然不同。當世界充斥著短影片、短影音之時,眾人對於接收緩慢的事物,變得愈發沒有耐心。由此般文化傳遞、接收方式的轉變,衍生成他對於文化消逝的一種危機意識。他開始思考,除了無可奈何地接收這樣的轉變之外,他是不是也能做些什麼,來面對這樣的轉變?



打造一個可以具體碰面的地方,一起思考文化的諸多可能

首先,他覺得最重要的是,要能夠打造一個,讓眾人可以實體碰面談天的地方,這樣,或許便能解決一些,現實和虛擬之間的落差;人與人的交流,將得以以更線下的方式,找到對話和溝通的可能。其次,當思考至那些文化入侵的種種影響時,他想,若直接要求眾人去抵禦某種文化的入侵,機率不大,且十分反工學,那既然無法反抗這些影響,或許他可以創造一種文化,逆滲透回去。


「既然大家都已經被這些文化影響了,不如就由『我』來成為這些東西。我要逆滲透回去。把他們的輸出方式,拿回來當成自己的輸出方式。」


也因此,在確保得以不用倚靠政府補助,便能維持基本營運需求的時候,他毅然決然,將自己投身在這樣的一個大型計畫裡頭。他知道這件事情很辛苦,甚至可能會讓他付出許多成本,且高機率無法獲致相對應的收益。但作為一個非正規體系的藝文工作者,他在意的,終究是有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讓一個,像他一樣不在體系裡頭的人,亦能發展出屬於自己的一套對藝術的看法;或至少,讓那些從未接收過藝術教育的眾人,得以逐漸開始,對於這些藝文活動、產業產生興趣,甚至因著他們的影響,生成學習的慾望。



強壯自身文化,延伸文化可能性

身為團隊主要成員,林子喬因其對歌仔戲/戲曲的熱愛,而主動學習,甚至在近期亦有了親自登臺演出的機會。這樣的過程,讓他深信,每個人都有權利,主動去學習喜歡的東西,並且,在持續的努力和鑽研後,成為一名創作者。而這,無關乎背景。也因此,在成立這個空間時,依傍過往的經驗,他亦欲將歌仔戲這項文化,透過這個場域,推廣至更多人。


正因為平常沒有機會直接接觸,當那些文化活動在這個空間發生時──即使只是穿上戲袍耍劍,或是在店內唱曲──這些不同於尋常/少見的藝術符號,即成了喚醒眾人關注的可能。興趣生成之後是一系列的學習,之後,這樣的學習鏈亦可能逐漸擴大。逐漸地,這裡將不只是一個花藝店,更可能是眾人一同發展文化、延伸文化的基地。


對他而言,這便是雁域之所以,現在必須存在的原因。

8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我就是想這麼做──找到一個自己和別人都可以待著的地方 (四)

專訪《雁域》計畫主持人:林靖雁| 採訪編輯:陳弘洋 2023.08 四:現在就是得這麼做、就是想這麼做 從花藝開始 廣慈社宅過去為廣慈博愛院,分別收容及安置不同的對象。附近的奉天宮,以及四獸山步道,是現在大多數人對這個區域的印象。在廣慈社宅完工後,似乎少了專屬於這個地方的獨特記憶點。因此他想,如果就由他開始發起,會是什麼樣的狀況?如果他做一個大型的花藝作品,作為一個公共藝術,是不是就可以讓人願

我就是想這麼做──找到一個自己和別人都可以待著的地方 (三)

專訪《雁域》計畫主持人:林靖雁| 採訪編輯:陳弘洋 2023.08 三:有個地方隨時歡迎你/妳 讓彼此的差異對話 想起自己在小劇場學校學習的經歷,這所「自發性的學校」教會林靖雁,時時刻刻要意識到,原先表演藝術,其實代表的,是一種精神勞動的象徵。 精神勞動必然引導到的是,持續性地思考和討論。但在現今的社會結構下,精神勞動仿若成為了一種特權,好似只有特定族群,才擁有持續思考,並發表自己意見的權力。

我就是想這麼做──找到一個自己和別人都可以待著的地方 (一)

專訪《雁域》計畫主持人:林靖雁| 採訪編輯:陳弘洋 2023.08 一:離開是為了回來 找不到的歸屬 從國中開始,就未曾接受正規教育,回想起自己與體制的關係,林靖雁首先想起的,是高中時,自己因為認為學校的資源分配不均,嘗試往上訴求,反而使之成為了家長會長和校長之間的角力。意識到這件事情後,他便覺夠了,他應該去找到屬於自己的學習道路。 離開高中後,他先是去中正大學旁聽,之後去阮劇團,上臺北後,他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