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雁域筆記——三個月過去


我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忙著準備各式各樣的活動,

遇到了各式各樣的人,也得到了各式各樣的意見,

希望我們賣吃的、希望我們開什麼課程、希望我們如何經營等等……


其實我在這三個月之前,就已經和身邊的朋友、還有K說,

「這三個月會非常辛苦,一定會非常非常辛苦。」

但都還是真的低估了這個辛苦,每天要承受的壓力都比想像中更巨大,

與其之伴隨而來的疲倦感,有時光是要開門就得面對營業額的挑戰,

但也一直告訴自己,眼前的營業額只是幻象,重點其實是我們要把活動做好,

讓線下的事情可以發生,人能夠走入雁域,這才是最重要的。


說一說平常工作吧。

我是一個重度手機使用者,手機可以說是我的筆電,

我連寫長篇文章甚至小說、做簡報,都是用手機工作,

我的手機可以說是我的第二個腦吧,如果沒有手機,我應該會什麼都記不得,

我最近很常會忘記一個字怎麼寫,於是就得用手機輸入那個字看看才知道怎麼寫,

我很常一心多用,即便我沒有覺得我聰明絕頂,我很常同時做兩件事情,

一邊滑手機傳訊息一邊走路,

一邊跟人筆戰一邊看動畫,

一邊洗澡一邊讀別人的文章,

真的不誇張,我就是這麼嚴重的手機使用者。


K相對就不是如此習慣的使用者,

但,最近,我發現他滑手機的時間變多了,

有時候他會因為滑手機,忘記去做他應該去做的眼前的事情,

當這麼靠近的人被這麼影響著,

我才真正的開始反省我與手機的關係,

有多少次,我是一邊滑手機一邊回應其他人,

有多久沒有觀察路上的變化,

當我坐上捷運試著看著路人們在做什麼的時候,

下班時間的捷運紅線滿滿的人,我從象山出發,坐在位子上,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手機,沒有一個人是不看手機的,

雖然我自己也覺得不看手機也不知道能幹嘛,

但是依然被這個畫面震撼了——

沒有一個人的視線從自己的手機移開。


後來,有一個女生在車上打翻了一杯紅茶,

那杯紅茶的液體隨著車廂發動的力道,往前往後淹掉半截車廂地板,

有一些人抬頭看了看,然後把腳舉起來,不讓自己的鞋子碰到紅茶,

打翻紅茶的女生按了請求處理的按鈕,說完後便在下一站下車,

清潔人員上車,清潔,乘客仍然在滑手機,

清潔人員終於把地上的紅茶擦乾淨了,

清潔人員收拾好準備下車前,清潔人員拿出手機在看。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覺得看到這一幕的自己很孤獨,

好像再也沒有一個人會為這個情況感到驚訝,

沒有人會幫忙拿出衛生紙企圖讓場面變得不那麼糟糕,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感傷於一種理所當然的默契,

而我卻沒有被包含在那樣的默契裡。


我試著把自己滑手機的時間減短,

並不是想發起什麼抬頭運動,

只是我真的很喜歡這樣看著路人,看他們的外觀,剛剛可能去了哪裡,

平常可能在做什麼,此時此刻在想什麼,但是,

我已經忘記我喜歡這樣看著人們,而且忘記好久了。


一首歌會有節奏,一段生活會有相對應的頻率,

我仍然在找尋自己重生以後該如何繼續往前邁進,

雖然偶爾還是有被過去困住的窘迫,而且非常逼人,

但是,一切真的有在越來越好,

一定會越來越好的,放心吧,

是真的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7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