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雁域》成真系列報導 (持續更新中)


2023年初的一個下午,我經過廣慈社福園區,看見一樓新落成的商業空間落地窗上,掛了「店面標租」的看板,那是我第一眼看見它。


40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我就是想這麼做──找到一個自己和別人都可以待著的地方 (四)

專訪《雁域》計畫主持人:林靖雁| 採訪編輯:陳弘洋 2023.08 四:現在就是得這麼做、就是想這麼做 從花藝開始 廣慈社宅過去為廣慈博愛院,分別收容及安置不同的對象。附近的奉天宮,以及四獸山步道,是現在大多數人對這個區域的印象。在廣慈社宅完工後,似乎少了專屬於這個地方的獨特記憶點。因此他想,如果就由他開始發起,會是什麼樣的狀況?如果他做一個大型的花藝作品,作為一個公共藝術,是不是就可以讓人願

我就是想這麼做──找到一個自己和別人都可以待著的地方 (三)

專訪《雁域》計畫主持人:林靖雁| 採訪編輯:陳弘洋 2023.08 三:有個地方隨時歡迎你/妳 讓彼此的差異對話 想起自己在小劇場學校學習的經歷,這所「自發性的學校」教會林靖雁,時時刻刻要意識到,原先表演藝術,其實代表的,是一種精神勞動的象徵。 精神勞動必然引導到的是,持續性地思考和討論。但在現今的社會結構下,精神勞動仿若成為了一種特權,好似只有特定族群,才擁有持續思考,並發表自己意見的權力。

我就是想這麼做──找到一個自己和別人都可以待著的地方 (二)

專訪《雁域》計畫主持人:林靖雁| 採訪編輯:陳弘洋 2023.08 二:得以維生,然後呢? 從看見商機開始 老家經營園藝店的他,遺傳了家長的好手藝,近年亦經營起自己的花藝事業,成效十分不錯。居住在後山埤三年多,甚至把它當成一個歸屬之地的林靖雁,在得知廣慈博愛園區社會住宅即將完工,並開始招標和申請時,他開始研究該如何與該處生成連結。 起初,他並非馬上決意投身標案,而是透過一次次的觀察和發現,逐漸

Comments


bottom of page